1. 首页
  2. 关于我们

天长新闻: 一首《应天长》词,写法虽不新颖,结构却极完整,值得借鉴

趣玩平台讯:

我们读一首词,很多时候就像在品味词人或词中人,在短暂时间所遇见的事,以及这段时间的心情。由于一首词本身字数有限,词人很难将整个事情勾勒出来,因此我们很多时候读一首词,会发现能够了解的只能是极有限的片段。当然,即便是片段,也有让人回味无穷的佳作。

比如温庭筠一首《南歌子》,“鬓堕低梳髻,连娟细扫眉。终日两相思,为君憔悴尽,百花时”。总共只有23字,因此只能表述女子梳妆与相思,无法再将更多景、物、事纳入其中,但却让人回味无穷。

而一旦这首词有了双调,字数增多,词人就相对有了更多的空间,在其中放入更多的东西,从而也让作品显得更完整。今天要介绍的正是这样的一首词,词人采用了“逆写”手法,这种写法虽不新颖,但作品结构却已极完整,喜欢填词的朋友可以借鉴。

南唐·李璟·应天长

一钩初月临妆镜,蝉鬓凤钗慵不整。重帘静,层楼迥,惆怅落花风不定。

柳堤芳草径,梦断辘轳金井。昨夜更阑酒醒,春愁过却病。

本词作者李璟,南唐中主,李后主从嘉的父亲。应天长,双调50字,上下片不同调,上下片皆5句4仄韵,本词为变体,双调49字,上片5句,下片4句。由于本词调变体众多,不再单独列出平仄情况。

上片中,女子早晨起来,虽然对着梳妆镜,但却很是慵懒,不想打理云鬓与钗饰。开篇2句就将一位晨起慵懒无力的深闺女子的形象展露无遗。

“初月”,月初之时,新月与太阳同升同降,因此这是个清晨,而不是深夜,这是需要注意的,若是以为是夜间,再读到下片的时候就会产生矛盾。

“重帘静,层楼迥,惆怅落花风不定。”这3句,不需一个字一个字地解读,只需想象:女子在楼台之上的重重帷帘之后,不愿梳妆,而是走出来,斜倚栏杆,看着落花在风中飘摇而下。这种惆怅,确实让人动容。难怪清人陈廷焯说,“‘风不定’三字中有多少愁怨,不禁触目伤心也”。

整个上片正像一些单调小令,实际上已经将一个短暂的故事说完了:春日里的相思惆怅,让晨起的慵懒女子难以释怀,看着落花,就感觉自己仿佛也是落花,在风中飘摇不定。她也许在像:不会等到那个人回到身边的时候,我的青春时光、我的大好年华,不会已经像落花一样逝去了吧。

但这首词显然不会如此结束,因为还有一整个下片。我们就来看看词中女子讲述怎样一个完整的故事。

“柳堤芳草径,梦断辘轳金井。”这2句同样的,女子伤在“梦断”上。这是她夜间梦到与她的恋人一起走过柳堤,一起走过芳草地,谁知却在两人携手走到金井之时,突然梦醒。这种美梦被打断,又怎不让人更是惆怅!

“昨夜更阑酒醒,春愁过却病。”这是继续叙说:原来昨夜醉酒,倒是有着好梦一场,谁知道乐更深夜残之时突然酒醒,终于“梦断”,我本以为喝醉就能够不会再那么想他,不会再为相思所困,谁知这相思比大病一场还要厉害,挡都挡不住,让我怎生不忧伤!

更阑,更深夜残,柳永《迎新春》有“更阑烛影花阴下,少年人、往往奇遇”;过却,本意即过去,越过,这里意为超过,强过。

读完整首词,就发现词人正是使用了“逆写”的手法,上来先说女子晨起在楼台之上,不愿梳妆,看到落花又开始惆怅起来,于是自比落花;下片开始说昨夜入梦,后又梦断,更深夜残之时孤零零一个人的那种伤感,又与上片描绘的情形完全紧密地联系在一起。

这样的“逆写”手法虽然不新颖,但完全保证了整首词上下片描绘整个事件结构的完整性,而且由于上下片实际上只说一件事:相思。但词人用这样的首尾相救,让读词人在读完上片领略女子的怅恨,再读下片的时候,再一次被女子想要借酒忘相思的举动所触动。喜欢填词的朋友,在创作的过程中,不妨借鉴一下李中主的这首《应天长》。

想了解更多,请点击上方关注,与我共同解读纯美古诗词。

本文来自投稿,不代表本人立场,如若转载,请注明出处:http://mobile.wpnihao.com/guanyuwomen/6381.html